我们介绍了不少纽约时报的可视化小组的成功案例。其他的平面媒体也在积极响应这波新媒体浪潮,纷纷发布了他们自己的可视化。但是他们并没有象纽约时报那样专门的可视化小组。有需求就有市场。最近这几年,互动可视化[......]

继续阅读

在随后的几十年中,Tufte以七年一本书的精工出细活的频率陆续完成他之后在可视化领域的两本重要大作,Envisioning Information(1990)和Visual Explanations (1997)。随后他花了更长时间完成了他最近的新作 Beautiful Evidence(2006)。在Envisioning Information书中,他开始摒弃了用统计分析来评价可视化图片的方法。他把信息可视化提升到广义的世界存在的证据,而不是纯粹为了表现统计结果图示。而他在Beautiful Evidence这本书中,收集了上百张自然和艺术的图片,有些插图或者照片虽然已经年代久远,但是他们独到的视觉设计即便放到现代也丝毫不逊色于当前的设计。而这正是Tufte的观点,充满智慧的设计是没有时间界限的,他们能穿越时空而存在与艺术和科学的历史中,作为世界存在的美丽证据。

以推崇古典设计为主流的Tufte,对现代社会十分流行的PowerPoint幻灯片颇有微词,2003年他为此发文控诉PowerPoint幻灯片为邪恶的事物。对于力求用数据本身说话,提高单位象素信息量的他来说,其实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他厌恶流行花俏的PowerPoint幻灯片。而他则例举的 PowerPoint的六大罪状中,也条条直抵当前人们已经习惯于幻灯片的平庸特质。
[......]

继续阅读

谈起信息可视化,Edward R. Tufte, 是必然不能绕过的人物。这位喜欢自称E.T.(同名美国电影中一位外星人的称号)的男人,被当今的大众媒体称为用科学和艺术的结合来展示信息, 把原本枯燥的信息转变为生长于科学开出了艺术之花的神人。在信息可视化还远远没有像现在爆炸式繁荣的三十年前,他早就已经前瞻式对信息可视化的一些基础领域,比如信息可视化设计和视觉解释,进行了大量基于历史考据的基础研究。有趣的是,和其它信息可视化领域中的大牛不同,Tufte本人并不是计算机或者艺术科班出身。他原本的专业,政治科学,和可视化并没有太多的关联。在他人生经历中,他并没有成为在政治研究中的具有影响力的学者,而是开拓了信息可视化的领域,并确立了他在其中的举足轻重的地位。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