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说道FlowingData转载了Stephen的文章,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不久,Stephen就现身FlowingData留言,对于Nathan说他偏激非常不满,他觉得自己是有理有据的批评。同时,他觉得信息图(Infographics)没有问题,也不觉得对于可视化来说,可用性 和美观性是冲突的。他觉得David是牺牲可视化的准确性和全面性来达到美观,这样是非常不对的。Nathan之后对用词不当表示歉意。但是木有想到 Stephen是个死磕的主,不依不饶,要求当面单挑。

此时,路人也纷纷发表意见了。

第一个焦点是存在即合理的问题。
路人甲人觉得,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就是David的作品有很多人喜欢,既然有人喜欢就是合理的。路人乙批评Stephen过于沉浸在自己熟悉的商业智能的领域里了。

Stephen跳出来驳斥说路人乙纯粹扯淡,应该洗洗睡了。针对流行的问题,他用Paris Hilton做了类比,说流行的东西不一定是好的。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多傻缺。我们要做的就是要纠正他们,告诉他们什么是对的。

然后众人开始讨论Stephen和David的作品的区别。
Jan Fabry说,Stephen注重的是让人们能分析数据,发掘背后故事的可视化工具。而David的信息图和一些纽约时报的可视化一样,通常是片面的,是告诉人们一个早就定义好的故事。

Jan Willem Tulp觉得可视化的目的也可以是创造好看的图片,不一定要非要传递大量的信息。完全可以是一种数据艺术(data-art)。 他同时也批评了David的辐射剂量图,觉得设计的非常不好。我们之前也介绍过这个作品,同样觉得远远不如xkcd的辐射图。最后Jan说他经常看 David的作品,主要是试图从中得到灵感。

貌似大家对David的信息图在数据分析上的实用性不高已经没什么异议了,基本定义他是艺术范畴的了。所以,讨论就经扩展到数据艺术算不算数据可视化了。
有 人觉得数据可视化是个非常严肃的行业,艺术不应该包括其中。Jan Willem Tulp回复认为从广义说数据可视化是抽象数据的可视化表示,“the visual representation of abstract data”。 所以数据艺术为什么不算数据可视化呢?而且,在以严格提供信息为目的和数据艺术之间是有很大发展空间的。

Stehpen 却觉得数据艺术这种以艺术为目的的完全应该摈除在数据可视化之外。他甚至用糖果作类比,说糖果诱人,但是完全没营养。好的数据可视化应该是好吃又营养。众 人觉得David的作品确实是太糖果化了,但是象Stephen那样干巴巴的营养食物不吃也罢。Stehpen又暴怒了,坚决不承认自己的可视化是干巴巴 的食物。哈哈

就 在这关键时刻,Infomation Aethetics的Andrew现身了。他指出David的作品并不是以数据分析为目的的。他的目的是吸引普通人群。在这方面他恰恰是非常成功的,而且 非常有效的。尽管Stephen认为这些信息图,完全没有有效的表示数据信息,对于数据分析完全是无用的。但是人们更喜欢这些。Stephen仅仅引用个 把例子来否定David是不客观的,用一些片面的审美观点来评价也是不对的。他觉得Stephen的设计理念是让人们能非常高效的根据可视化进行数据分 析,做出准确判断。但是David的理念是吸引普通人群。所以一些审美和评价标准对他并不适用。

他也觉得把David放到商业智能论坛是不合适的,但这不是David的错,是别人对他作品的认知失误。他认为数据可视化的功能性和美观性是兼容的。David的作品更倾向与美观性。他做的没错,而且是世界级的。

于是大家开始从审美角度讨论David的作品。

路 人丙(路人太多,都忘了到第几了)觉得David创新的可视化非常好。虽然一些传统图表能更快的传达信息,但是人们还是喜欢看比较新奇的图。 Stephen拒绝创新是错误的,是自决与人民。路人丁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审美观,我们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观念来可视化,既然大家喜 欢,我们要向大众倾向。

Stephen 这时候完全无法蛋定了。他已经从批评David的作品不适用与商业智能的数据分析扩展到全面否定了。他说自己才是真正的创新,并举了他的Bullet Graph为 例。而David完全没有创新,所有作品都是模仿前人。他反驳Information Aesthetics的Andrew说,哪怕David是以传递简单的信息,吸引人群为目的,他通常丢弃的信息也太多了,是不对的。他甚至觉得迎合大众是 错误的。他觉得人们依靠我们的数据可视化来告诉他们怎么分析数据,理解数据。我们有无比重要的责任要告诉他们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可视化,我们要纠正 人们错误的观念。

最后他终于说出了自己愤怒的根源:
“McCandless promotes himself as an expert in information visualization and infographics. He is receiving a great deal of attention right now as a leader in the field. For this reason, he has a responsibility to do his best, which includes listening to, thoughtfully considering, and responding to the concerns of others. I too have this responsibility, and take it very seriously.”

他觉得David现在俨然是信息可视化和信息图的领军人物。他就不能在乱搞,乱可视化了,要认真对待接受批评,要作严肃的可视化。

到这里,我们觉得已经完全针对个人了。后面的讨论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 2011, 视物 | 致知.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 Posts:

  1. 剛看了stephen的, 的確乾得很啊…
    其實David的也算不上很美觀, 但是其整理方式令常人更易接受,
    我覺得Stephen的處理是很精準的分析, 而且讀者也是能分析這些圖的人
    狹窄偏門得多

  2. Pingback: 统计图的力量 上 视觉篇 | I am Xavie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