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视化专家和研究人员们

从一开始就令我惊奇的是Swivel里面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可视化的背景,或者活跃在可视化研究领域。

Mulloy:我们其实有一位可视化的顾问。我们花了很长时间和他讨论。但是我觉得他由于各种原因并不想被提到。他是一个非常著名的可视化专家。但是我们不能告诉任何人,因为他觉得非常尴尬。

Kosara:你觉得“Chart Bling”(给图表加一个背景)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吗?

Mulloy:不,我并不觉得。我们因为这个受到了一些批评。现在看来那是一个错误。我们并不是可视化的专家。我们也许真的错了。

Kosara:如果能跟好的和可视化领域合作,是不是会更好呢?

Mulloy:这是当然的。在Chart Bling的错误之后,我们接触了一些硅谷可视化学术界的专家。他们给了我们很多帮助。如果我们早些得到这样的建议事情可能会好很多。

ManyEyes和商业可视化领域

Kosara:ManyEyes的竞争是Swivel的一个问题吗?

Mulloy:当ManyEyes上线的时候,我们非常吃惊。实际上我专程去了Cambridge去拜访Martin Wattenberg和Fernanda Viegas。 坦白的说,他们有我们所没有的资源。他们相当的出色,他们仍然在做这方面的工作。他们做到的成就和我们从他们那里学到的东西数不胜数。从怎么设计到数据的完整性,我们学到了许多。并让我们能真实的面对我们所作的事情。他们不仅仅是竞争者。他们从一开始就比我们好。真正让人沮丧的是。我和Dmitry在Swivel之前的工作上一直和IBM竞争了五年。终于有一天我们想到要做这个网络公司,并可以永远不看到IBM了。一个月之后,ManyEyes出现了。

Kosara: 现在是不是有太多可视化的网站了?是不是只需要一个?

Dimov:我不觉得太多了,事实上没有一个真正对我有用的。Swivel是有用的,但是那时候我并不是用户,我知道怎么使用它。我还是不觉得有人已经开发了真正对的东西。

最后的日子

Mulloy和Dimov离开Swivel有一阵了。所以他们并不知道什么时候为什么Swivel最终被停了。Dimov在在网站上线的两年后离开了。他现在是Amageddon Energy的创始人。Mulloy在两年前把CEO交给了Visnu Pitiyanuvath,成为了顾问,最后也离开了。他现在在Apigee

Kosara:你们为什么离开呢?

Dimov:我们在不死不活的状态坚持了很久。我们在2006年上线。2007年是令人激动的一年。我们收到了OECD的邀请。Google也想要收购我们。有很多人想要投资我们。但是我们仍然只有几个开发人员,仍然在原地踏步。我们对于Swivel1.0到底什么样没有清晰的概念。这就是原型和真正的产品之间的区别。人们往往忽视了这里面有太多的细节。你可以花大量的时间去处理这些问题。然后一年很快就过去了,你发现你只是修改了一些bug。你可以把支持的功能减少,或者扩张开发团队来支持所有的功能。光是数据管理这一项你就可以花很多很多的时间。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团队,非常能干的开发团队。但是所有这些工作需要时间。我现在才知道,建一个好的界面板有多容易,但是要把所有的功能加上,让他们真正能工作有多难。

Kosara:现在Swivel.com完全没有了,连一个页面都没有了。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吗?

Dimov:我对此也非常吃惊。我最近忙我自己的创业公司,很少关注Swivel了。我知道几个月前,只有两个开发人员支持整个网站的运营。据我所知,从6,7月的时候开始,就已经没有人了。只是服务器还在运转。

Mulloy:我也是刚听说。你联系我的时候,我才试图登录网站,发现已经没有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必须要付数据中心钱,我猜他们没有付。太奇怪了。

未来

Kosara:将来会有一个像YouTube那么成功的YouTube for data吗?

Mulloy:不会。我觉得这个问题必须在特定背景下问。为什么Hans Rosling关于健康数据的可视化那么有意思,99%是因为Hans Rosling本身。他的演讲实在太出色了。我觉得这个是让人们对数据感兴趣所必需的。在YouTube上,你不需要背景知识。你甚至会愿意看一只猫跳来跳去那样无聊的视频。

Kosara:你觉得像Apps for America和其他的公共数据项目能让事情有所改变,吸引更多的开发者和用户吗?

Mulloy:我发自内心的希望这些项目能继续下去。如果我们想要人们能对数据分析更感兴趣,更关注这些数据,就必须坚持下去。但是从我的经历和理性思考来说,人们对于这方面没有任何需求。所以不管做的多好,是不会持久的。

Kosara:听上去非常消极阿。2006和07年的时候,貌似有一股大众数据的特别是公共数据的可视化淘金热。你觉得我们还能再见到那时候的盛况吗?

Mulloy:这个还是会回来的。那就像鲜花盛开,是黄金时期。但是还是会回来的。我对于再次热起来还是乐观的。

Kosara:你觉得对于可视化服务有需求吗?公司会想要把他们的数据给第三方去分析吗?

Mulloy:我不觉得他们会这样做。但是移动设备可能会改变这一切。我们正在回到服务器和客户端的模式。 移动设备需要能通过API读取大量有用的数据。公司必须要开放这样的API如果他们想要开发者能用他们的数据开发有意思的软件。当这样的API开放之后,我们就可以从任何地方读取数据了,甚至通过电视和游戏机。我们将能在这个基础上开发可视化软件。

John Bolton (Arinzon Daily Star的编辑)是最早发现Swivel消失的,他一直用swivel,他的所有图表也消失了。他的结论是:这些免费的网络工具非常容易用,也非常容易消失。 要谨慎使用

© 2011, 视物 | 致知.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