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起信息可视化,Edward R. Tufte, 是必然不能绕过的人物。这位喜欢自称E.T.(同名美国电影中一位外星人的称号)的男人,被当今的大众媒体称为用科学和艺术的结合来展示信息, 把原本枯燥的信息转变为生长于科学开出了艺术之花的神人。在信息可视化还远远没有像现在爆炸式繁荣的三十年前,他早就已经前瞻式对信息可视化的一些基础领域,比如信息可视化设计和视觉解释,进行了大量基于历史考据的基础研究。有趣的是,和其它信息可视化领域中的大牛不同,Tufte本人并不是计算机或者艺术科班出身。他原本的专业,政治科学,和可视化并没有太多的关联。在他人生经历中,他并没有成为在政治研究中的具有影响力的学者,而是开拓了信息可视化的领域,并确立了他在其中的举足轻重的地位。

Tufte于1942年在堪萨斯市出生,随后他随父母搬到了加州洛杉矶著名的比利福山庄。从比利福山高中毕业后,Tufte在斯坦福完成了他的统计学士和硕士学位。在这期间,他对政治科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促使他选择去政治气息更浓厚的耶鲁攻读政治科学的博士学位。而之前的统计基础让他在分析政治事件走向中更倾向用于科学统计的方法来分析数据,并对如何更好的表达数据结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耶鲁毕业后,Tufte受聘于普林斯顿从事政治经济和数据分析教学。在这期间,Tufte开授一门面向记者的统计课程。在这门课的教学中,他大量使用了统计图示,加上Tufte本人惊人的教学能力和才华,这门课程连续几年受到好评。而Tufte在这门课中使用的材料,当时的无心插柳之后则成为可视化的奠基之作《The Visual Display of Quantitative information》的基础材料。说起这本书的出版,还有一则逸事。因为Tufte坚持要使用大量高质量的插图,没有一个出版商愿意投入这项高风险的买卖。他们认为这本书根本不可能畅销。为此一意孤行Tufte用他的房子做了抵押,个人出资出版了此书。而这本书在10年之后的巨大成功,也许也让当初的出版商大跌眼镜。在《The Visual Display of Quantitative information》书中,Tufte使用了大量欧洲历史古籍中先人绘图的瑰宝,挖掘了前人在二维图绘设计中的智慧,与当前报纸和杂志用图示歪曲的信息误导读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彻底树立了他的视觉设计继承古典经典的地位。正在此书中他首次提到了五点可视化信息的原则,这五条原则也成为日后无数网站,新闻报纸,和严肃杂志插图编辑们的圣经。

  1. 重中之重,展示数据。不能因为美化,迎合需求,或者其它利益的原因而在图中隐藏任何信息。
  2. 使信息量和象素的比例最大化。 在尽量小的图片中展示更丰富的信息,能够简单用几个象素表达的信息就不必用冗长复杂的装饰形式。
  3. 删除没有包含信息量的象素,比如无关内容只是为了装饰的背景花纹
  4. 去掉包含重复信息量的象素。
  5. 反复修改和编辑。

拿破仑远征莫斯科插图(选自Tufte的“The Visual Display of Quantitative information”书)

这本书经历了起初的沉寂,出版10年后才开始慢慢在可视化领域赢得了它应有的荣誉和地位。随后它也彻底树立了Tufte作为信息可视化鼻祖之一的地位。而他的以正确展示信息量为原则底线的可视化观念一直影响着在可视化领域工作的研究者。无论他们是编程实现自己可视化的新方法的计算机学者,还是用绘图工具设计数据可视化的艺术工作者,他们开始工作的第一步都要问自己,这项工作是不是给观者带来了有用的信息,是不是能更大限度地展示数据中的信息传递给观众。

© 2010, 视物 | 致知.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 Posts:

  1. 哇撒,祖师爷都不是科班出身的嘛。也对,第一个祖师爷之前肯定是没有科班的。
    想好生学可视化设计呐,该如何下手咧

    • 嘿嘿,咱现在美其名曰也算个设计师,虽然是从机械转行过来的平面设计师,学编程的话,主要应用得多的是哪个编程语言咧?JAVA?
      哈,现在在开始着手学FLASH鸟~

  2. 一直在探索新式的或者更为科学的建筑设计手法,今日有幸来此网站,深感“视物 | 致知”对设计信息表达的重要作用, 会一直关注这门学科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