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随后的几十年中,Tufte以七年一本书的精工出细活的频率陆续完成他之后在可视化领域的两本重要大作,Envisioning Information(1990)和Visual Explanations (1997)。随后他花了更长时间完成了他最近的新作 Beautiful Evidence(2006)。在Envisioning Information书中,他开始摒弃了用统计分析来评价可视化图片的方法。他把信息可视化提升到广义的世界存在的证据,而不是纯粹为了表现统计结果图示。而他在Beautiful Evidence这本书中,收集了上百张自然和艺术的图片,有些插图或者照片虽然已经年代久远,但是他们独到的视觉设计即便放到现代也丝毫不逊色于当前的设计。而这正是Tufte的观点,充满智慧的设计是没有时间界限的,他们能穿越时空而存在与艺术和科学的历史中,作为世界存在的美丽证据。

以推崇古典设计为主流的Tufte,对现代社会十分流行的PowerPoint幻灯片颇有微词,2003年他为此发文控诉PowerPoint幻灯片为邪恶的事物。对于力求用数据本身说话,提高单位象素信息量的他来说,其实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他厌恶流行花俏的PowerPoint幻灯片。而他则例举的 PowerPoint的六大罪状中,也条条直抵当前人们已经习惯于幻灯片的平庸特质。

  1. PowerPoint幻灯片的目的是演讲者用来引导自己讲话的工具,在本质的出发点上它的图示并不是为了直接启发观众。
  2. PowerPoint主流使用的柱状图,表单等图示,都是早期计算机低分辨率显示的产物。这些简单的工具对展示复杂信息帮助不大。
  3. 幻灯片的大纲模式经常会带来不必要的层层递进关系。
  4. 而这样的大纲模式同时也强迫观众进入层层递进的关系,而不是自然的叙述方式。
  5. 使用者经常使用一些设计很糟糕的默认的幻灯片模板。
  6. 弱化观者的思考,用小标题直接声音推销演讲者的注意,而不是使用适当的图片来客观描述并启发观众。

为此,Tufte还专门制作了一副嘲笑PowerPoint幻灯片模式的图画。用前苏联斯大林时期简单粗暴的政治来暗讽幻灯片模式,让人看完也是会心一笑。

Tufte 作为一个政治科学家,在他本行中并没有多大建树。但是他却另辟蹊径,用他对可视化的敏感性开拓了新的领域。而另他在政治科学的同行们羡慕的是,在 Tufte成名后,他的演讲和作品展开得红红火火。因此他也敛财无数,甚至Tufte自己有价值不菲的古籍书库,里面包括他乐于炫耀的伽利略的手稿,而他 在网站中出售的自己图示也都定价不菲,可见在现代社会中,成功的科学家同样也是成功的营销商人。Tufte在2010年三月五号,接受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任命,成为复苏独立咨询小组(Recovery Independent Advisory Panel)的一员。

© 2010, 视物 | 致知.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 Posts: